当前位置:舒适家居 - 行业观察  

找商家

找厂家

经典文章

红海变血海,天猫精灵与小度音箱开始拼刺刀

2019-10-17 16:54 来源:分分3D-1分3D计划 [收藏]

2017年7月,正是国内智能音箱战火烧得最旺之时,全民为之疯狂。

随着亚马逊Echo在海外市场爆红,国内智能音箱热潮也汹涌而至,上百家企业争相涌入,京东、小米、联想、科大讯飞、喜马拉雅、云知声、出门问问等各路玩家疯狂扎堆涌入,瞬间杀成一片新红海。

红海变血海,接下来就是拼刺刀的时候了。2017年的双11上,阿里首先砸下3个亿补贴资金,将原价499元的天猫精灵X1狂降为99元,拉响了价格战的大幕。第二年的双11上,百度用力更猛,把原价1599元的带屏智能音箱“小度在家”疯狂降价为299元,瞬间刷出了智能音箱补贴大战的新高。

智能音箱行业陷入疯狂的补贴大战,没有雄厚现金流支撑的中小玩家被迫洗牌清场,就这么拼杀了整整两年。

在一轮又一轮的补贴战、价格战、口水战打过之后,两年之后的今天,智能音箱已经成为一款出货量突破2亿台的超大IoT市场,却仍在以82.4%的速度飞快增长着,主要市场份额已经集中在亚马逊、谷歌、阿里、百度、小米这几大巨头手中。(Canalys数据)

在海外市场中,谷歌与亚马逊掐得面红耳赤,亚马逊日前一口气推出了8款不同形态的Echo新品,谷歌也将在今晚举办新品硬件发布会,极有可能推出新款挂壁智能音箱。

回到国内,阿里与百度——这两个在智能音箱大战中用力最猛、砸钱最狠、掐得最凶的巨头——在产品定位、技术能力、平台、售价、甚至定制化芯片的发展节奏都惊人地一致。

小度音箱与天猫精灵的这场战争,才刚刚吹响中场的号角。

一、同年同月同日生

阿里的天猫精灵跟百度小度音箱越来越像了。——这是句萦绕在不少科技圈人士心头的感叹。

阿里语音芯片“TMALL GENIE+”.jpg

在今年9月的阿里云栖大会上,阿里亮出了一款定制化语音芯片“TMALL GENIE+”,并宣布AliGenie平台升级到了4.0版本,加入了新的全双工免唤醒AI对话能力。

百度定制化语音芯片.jpg

而在2个月前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同样亮出了一款定制化语音芯片“鸿鹄”,并宣布DuerOS平台升级到了5.0版本,加入了新的全双工免唤醒AI对话能力。

“相爱”与“相杀”从来相伴相随。

一方面,双方在产品定位、技术能力、平台、售价、甚至定制化芯片的发展节奏都惊人地一致。

另一方面,最近半年里,阿里和百度在公开场合的“互撕”也层出不穷,从“设计抄袭”到“谁是全国第一”,隔空互怼的口水战一再升级。

如果我们把时间轴往前拉,你会发现,从小度音箱与天猫精灵诞生的第一天起,这种针尖麦芒的全面战争已然打响了。

早在2017年7月5日,百度景鲲与阿里浅雪——两大操盘手——就选择在这同年、同月、同日的戏剧性时间节点上,隔着半个北京市分别登台办会,杀入智能音箱行业。

当天,百度举办了首届AI开发者大会,景鲲第一次作为DuerOS平台负责人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人,并正式推出了百度的首个人机交互系统——DuerOS。

此前,景鲲带领的度秘团队刚刚被升级为“度秘事业部”,景鲲出任事业部总经理,直接向集团总裁兼COO陆奇汇报。

浅雪.jpg

▲2017年7月5日,浅雪发布阿里首款智能音箱,售价499元的天猫精灵X1

同样是在那一个7月5日,浅雪也第一次作为阿里音箱操盘手的角色出现在世人面前,并发布了发布阿里首款智能音箱,售价499元的天猫精灵X1。

战争打响了。

天猫精灵与小度音箱不仅在两年前的同一天里同时举办发布会,而且,更具戏剧性的是,这两位操盘手不仅年龄相仿,而且同为知名高校计算机系/院毕业。

景鲲.png

▲景鲲

景鲲出生于1982年,2000年考入武汉大学,毕业于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

浅雪.jpg

▲浅雪

而浅雪(陈丽娟)出生于1981年,200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

在这场小度音箱与天猫精灵的全面战争中,两位领军人物居然从年龄到学历都高度相似,作为新一代青年管理层中的新鲜血液,这两位“80后”在面对智能音箱行业时有不少英雄所见略同之处。

二、你来我往,价格战开打

其实,景鲲并不是率领小度音箱的第一位将军。

百度推出的第一款智能音箱,是由原渡鸦科技创始人、“90后操盘手”吕骋带队打造的raven H,它年轻、精致、鲜艳,并且售价高昂——1699元——由吕骋在2017年11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正式推出。

彼时,智能音箱尚处草莽英雄的狂热年代,市场尚未被教育成熟,raven H高达1699元的定价并未为百度带来多少的市场份额。

天猫精灵X1.jpg

▲天猫精灵X1

相反,在2017年底的“双11”上,阿里直接将原价499元的天猫精灵砍到99元抛售,当天拿下了百万的销量,可谓是朝智能音箱市场初期扔下了一颗炸药,狠狠引爆了音箱价格战。

2018年3月,百度宣布成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陆奇任总经理。自从SLG成立后,度秘团队忽然发力,在短短几个月内连续发布了数款新品。

小度在家带屏智能音箱.jpeg

▲小度在家带屏智能音箱

3月底,景鲲推出百度首款带屏智能音箱“小度在家”,定价1599元,补贴尝鲜价直降1000元,最后只要599元,竟只比阿里的无屏天猫精灵X1贵100元!一时刷新了带屏音箱的价格新低。

天猫精灵“方糖”.jpg

就在不到2个月后,5月9日,阿里在凌晨上线一款低价智能音箱天猫精灵“方糖”,售价199元,用券补贴后最低价格低至89元。

同样在5月,陆奇闪电离职百度,留下全网一片错愕。总裁兼COO一职空缺,景鲲接棒SLG总经理,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紧接着,6月,景鲲再次拿出一款无屏“小度智能音箱”,售价249元,补贴尝鲜价更是低到了89元,几乎正面对标天猫精灵方糖。

7月,吕骋离职百度,景鲲正式接棒,成为百度智能音箱团队领军人。

三、正面开撕,智能音箱杀入红海

今年8月,行业研究机构Canalys报告中指出,2019年Q2全球智能音箱出货2610万台,其中百度Q2出货量同比增长37倍,超越谷歌,成为世界第二大智能音箱生产商,仅次于亚马逊。

在今年7月的采访中,景鲲也告诉智东西,目前小度智能音箱已经能够打穿1-5线城市,甚至在下沉市场的活跃性更强。

有经销商还给他们提意见,让他们把智能音箱的盒子做得更小一点,方便经销商一次性提更多音箱到相对偏远的地区售卖。(对话景鲲:小度智能音箱已穿透1-5线城市,硬件补贴不会持续)

而在此前Q1的报告中,Canalys称百度超越阿里巴巴和小米,在Q1成为全球第三大智能音箱生产商,仅次于亚马逊和谷歌。

然而,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在一年以前的2018年Q1,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前5名的厂商分别为亚马逊、谷歌、阿里巴巴、苹果、小米,百度并未能够跻身其中。

在短短一年之内,百度能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百度对小度音箱进行了一系列凶猛的价格补贴。

拿2018年“双11”为例,百度去年双11期间将小度在家视频音箱、小度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Pro三款产品均至少半价抛售,其中:

1、小度智能音箱直接由249元降到69元,对标阿里原价199元促销价69元的方糖音箱;

2、小度智能音箱Pro前脚刚以399元的价格发布,后脚就参与到169元的促销中,对标阿里的天猫精灵X1。

而身为去年阿里的销量担当,今年售价499元天猫精灵X1并没有打出促销99元的强势,而是退一步半价促销为239元;

3、原价1599元的小度在家视频音箱,在补贴价599元的基础上,“双11”再降300元,299元抛售,其前后降价高达1300元,不可谓不凶狠。

相比起来,去年“双11”阿里的价格降幅则较为较为中规中矩,仍是由方糖音箱担当作战主力,并且改变了之前单纯的单品促销策略,打智能家居组合套装牌。

不得不承认,低价补贴永远是快速占领市场份额的绝佳路径。

虽然在今年9月的阿里云栖大会上,浅雪强调,天猫精灵智能音箱的销量已经连续两年中国第一、全球第三了,但小度音箱的强势崛起之势绝对不容忽视。

在这样正面冲突之下,小度音箱与天猫精灵两家的口水战也越打越热闹,常常正面开“撕”。

今年云栖大会上,浅雪虽没有直接点名百度,但她火药味十足说:“我们做天猫精灵是为了让制造业赋能、为了激活开发者、为了未来的家,不是为了竞价排名。”

李剑叶微博截图.png

▲阿里AI Labs首席设计师、前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微博截图

此前,阿里还曾陆续在媒体与朋友圈中掀起一轮PR大战,指责百度新款智能音箱小度Play抄袭天猫精灵方糖R。

随后,新晋的SLG小度硬件平台总经理、前锤子CTO钱晨在交流会上向智东西等媒体回应道,“口水仗是吸引眼球的东西,用这个方法引起讨论很正常,百度已经是智能音箱行业出货量第一,在这时候还是想做好自己的产品。”

四、动荡背后的渊源

值得一提的是,景鲲在加入百度之前,曾在微软亚洲工程院与李笛共同主导开发了“微软小冰”项目。

2014年1月,彼时就任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来华考察,李笛与景鲲曾代表小冰团队向陆奇汇报。

景鲲、章泽天.jpg

▲景鲲(右)、章泽天(中)

而当时景鲲团队内的实习生之一,就是日后刘强东的妻子——“奶茶妹妹”章泽天。

而在2014年跳槽到百度后,景鲲就职于搜索业务群组总产品架构师,向彼时的搜索业务群组副总经理王海峰汇报,并开始打造“度秘”项目——DuerOS的前身。

而王海峰则是2010年就加入百度的“百度老人”了,从百度传统业务线中一路摸爬滚打上来。

2017年,王海峰所领导的AIG部门不仅完成了对百度研究院的收编,王海峰本人也在2019年5月从高级副总裁晋升为集团CTO——此前,这一职已经空缺了接近10年。

2018年5月,景鲲担任SLG事业部总经理,直接向CEO李彦宏汇报。

有趣的是,浅雪在开始操盘阿里智能音箱后,也经历了像景鲲一样从汇报给CTO调整为直接汇报给CEO的类似经历。

2003年,刚从浙大毕业的浅雪入职阿里巴巴,成为了淘宝第一任产品经理。算起来,这位80后高管虽然年轻,但已经是有着16年“阿里工龄”的元老级人物了。

2015年8月、9月,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智能分别与飞利浦与漫步者合作推出了两款智能音箱产品“小飞”和“MA1/3/5”。当时人工智能的概念还并不火,这两款产品主打的是基于阿里云大数据分析,了解用户的听音习惯和喜好,号称是“会成长的智能音箱”。

当时,担任阿里智能事业部总经理浅雪来到发布会现场,为两款智能音箱站台。

随后,2016年,阿里成立AI Labs人工智能实验室,隶属于阿里平台技术事业群,浅雪出任总经理,直接向阿里CTO张建锋汇报。

巧合的是,张建锋与浅雪同为浙江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是同院校友。

2018年11月底,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发布内部信,宣布公司进行一轮组织架构大调整,其中浅雪带领的AI Labs进入集团创新业务事业群,直接向CEO张勇汇报。

从景鲲与浅雪最终都分别直接汇报各自CEO这一举措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百度还是阿里,都已经将智能音箱、智能语音平台的战略地位提到了非常高的地位。

结语:智能音箱的现状与未来

两年以后的今天,在一场又一场激烈的价格战、口水战打完后,“百箱大战”全面熄火,马太效应再度发挥了它神奇的市场推力, 跟O2O与共享单车一样,智能音箱最终又成为了巨头的游戏,并成为各大巨头在决战AIoT时代的一步重要落棋。

对于它们来说,智能音箱远不仅仅是一款普通的智能硬件而已,它既是一个语音交互入口、又是一个AI平台的终端延伸、更是各大巨头的芯片/算法/AI技术等技术能力的落地载体。

在互联网流量红利触顶的当下,各大巨头重金押宝线下入口,甚至不惜砸人、砸钱、与对手正面开撕——从智能音箱动则上亿的补贴大战中可见一斑。

当前,“智能音箱”这一品类已经完成了初步市场教育,虽然“百箱大战”已不复往日辉煌,但市场是确确实实被巨头们拿钱砸开了。根据研究机构Canalys报告显示,2019年底,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将从去年的1.14亿台增长到2.079亿台,增长率达高达82.4%,几乎翻倍。

Canalys报告.jpg

在5G浪潮的背景之下,如何快速抢占AIoT入口、找到物联网时代的业务爆发增长点,是每个巨头都在思考的问题。

智能音箱只是其中一个切入点,除了智能音箱之外,全球巨头亚马逊更是在最近的年度硬件发布会上一口气更新了15款硬件产品,甚至包括智能眼镜和智能戒指,华为与其他传统家电企业则另辟蹊径打起了智慧屏的主意。

而百度和阿里的这场战事,也仅刚刚步入中场。

网站编辑:朱禹韬
现代家电官方微信

参与评论请先 登录 | 注册

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内容。